realme

喜欢肖根NA黑琴柯哀GS等等奇奇怪怪的CP。日常视奸各位大大,偶尔产一发粮。

【毒埃】只是个受宿主影响的寄生虫罢了

看的我嗷嗷哭

夜行者:

*刀刀刀刀刀!*这是把真刀!请思考后再看!!!


*ooc预警!黑暗风预警!


*写到最后其实我很伤心…


*如果有谁能看到最后,吾辈真的跪谢了!


……


梗概:共生体只是受宿主影响的寄生虫罢了,可总有人不承认这一点。


……


石墨


随缘


微博


……


这是链接版,觉得麻烦的朋友们也可以点上一篇文章在lof观看。


感谢阅读(鞠躬。)

一个脑洞

有没有哪位大佬可以重写一下这个故事,重生也好不是也罢,就写小狼狗大杀四方最后弄死一干人等(渣龙首当其冲),最后保住富察容音,江山易主。
(昨晚嗷嗷嗷哭出来的脑洞

不得不说贝尔摩德这种危险中带着诱惑,成熟而不世俗,刀枪剑戟门门精通还不会老的人设以及颜值真的是完美到让我分分钟想从哀厨爬墙…而且不管和谁都超搭啊!贝哀贝琴贝新贝兰贝希贝茱贝赤甚至包括从未出场的boss感觉都能分分钟脑补出一万字的文…只有想不到没有搭不了…跪了…

The Past

 

     解药完成的那天,米花镇很罕见的下了大雨。

   “habara?”他在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带着困意,“这个点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不对,”他的声音陡然压低且清醒,“你和博士还好吗?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要不要我联系目暮警部?还是冲矢先生?”

     我哑然失笑,“你想向全世界直播你长大的样子吗?“

   “我直播个……”他忽然反应过来,“你是说,解药做好了?”

   “嗯。”

   “我马上到。”

     挂了电话后我去续了杯咖啡,刚在沙发上坐下没多久就听见门口有人用钥匙开门——为了以防万一我把博士家的钥匙也给了他一份——门打开后看见他呼哧呼哧穿着粗气,头发上和衣服上全是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玄关的毯子上。我一脸嫌弃的拿了一条毛巾和一套平常我不怎么穿的偏中性风格的衣服扔给他,“我带了高中制服,”他拿过毛巾擦头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背包,“一会儿就穿这个。”

    “你要在这里吃药?现在?”我有点惊讶。

    “嗯,”他点点头,“我不想在等了…至于柯南的事情…等我再想想该怎么解释再说吧。这几天先请假好了。肯定不能回小兰家,在自己家我又怕万一有个好歹…”我一记眼刀扔了过去,他急忙改口,“不不不没有质疑你的解药的意思……我是说…”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你在这里,我会比较安心。”

这句话让我波澜不惊亘古不变的心,微微还是荡漾了那么一小下。

    “你确定要我看你光屁股蛋?”我存心逗他。

    “喂喂,你可不能占我便宜,”他满头黑线,“再说我有专门备一条穿弹性很好的裤子。而且…”他抬起头直视我,“说不准是谁占谁的便宜呢。”

    “行吧。”我假装没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转过身去地下室拿药。

      也假装没看到,他在我身后的目光,似有火焰在燃烧。

      罢了罢了。既然这一切是由我开始,那就有我结束好了。

 

      我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他一边看手机一边没忍住打了个喷嚏。看他蹙眉沉思的露出一副 case face 就知道可能又有案件发生了。“走吧,去我房间”我向他招了招手,“我可不忍心让你弄脏博士家的地板。”

     他无奈的笑了笑,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双手撑着沙发边缘跳了下来,转身拿起背包跟着我噔噔噔上了楼。

     顺便提一句,以前一直是和博士一个房间睡的,他总是不太放心我一个人。后来在我的坚持下还是有了自己的房间。倒也不是因为他呼噜声音大——毕竟我睡地下室的时间要比在床上多很多了,而且说实话他的呼噜声可以带给我某种程度上的安全感——主要还是因为,在渐渐适应了现在的生活以后,那种“一定要有个属于自己的private property”的独占欲又跑出来作祟了,Thanks to Gin。

     我让工藤换好裤子躺好,拿出解药给他,递给他一杯热橙汁。

   “哪有人吃药喝橙汁的,”他打量杯子的眼神带着怀疑,“也不怕影响到药性。”

   “不喝才会影响到药性哦,”我吓唬他,“不喝的话我也不知道你是会长十岁变成工藤新一,还是减八岁变成一个小婴儿。”

   “好啦好啦”,他接过杯子和药,把药丢在嘴里喝了一口橙汁咽下,“这样可以了吗?”

   “喝完。”我盯着他。

   “…好吧。”他认命的两手抱着杯子喝了个底朝天,把杯子放在床头柜上。

   “这才乖。”我没忍住嘴角微微上扬,扶他躺下,替他掖好被角。

   “我一直都在。”

 

      我知道APTX4869服用时的痛苦,也知解药服用时的感受并不会好过到哪儿去,可是亲眼看见工藤满头大汗指节泛白咬着下唇时的样子还是很揪心。

     “没关系,疼一下马上就好了,再坚持一下就好了。”一边用帕子拭掉他额角的汗一边喃喃自语,“再坚持一下。”

我不知道我是在安慰他,还是在安慰自己。

 

        我看着被子的轮廓因为他来回的翻身而不断改变然后渐渐变大的形状,直到握着被角的指节也逐渐变大的样子焦急而难过,心底却莫名有种说不出平静。

      再见了,江户川柯南。

      而当他再一次睁眼的时候,湖蓝色眼眸中的神采奕奕,便是北极星的星光也难以企及。

      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会这么紧张。

      我朝他伸手,“你好,工藤新一。”

 

      在我的坚持下他还是天亮雨停了之后才回去。看着他身着制服笔挺的样子,我不得不承认,如果“平成年代福尔摩斯”真的存在,那一定就是他。

    “谢谢你,灰原。不知道怎样……才能表达我的感谢。”

    “那你给我买爱马仕的屋顶花园怎么样,淡香精版的?”

    “…你这小孩,一点都不可爱。”

      我朝离开博士家的他远去的背影挥了挥手,然后拨通了冲矢昴的电话。

      电话接起来的速度之快让我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从来不吃饭不睡觉不刷牙不洗脸不上厕所。

     “我同意出庭作证并加入证人保护计划。但我有一个条件。”

       我一直没发现自己居然还有谈判方面的天赋。直到我听到电话听筒里他有点低沉有有点遥远的声音传来:

    “As your wish, my princess."


   -TBC-


The Past

 

        工藤君出殡的那天,我在米花公园的喷泉边坐了很久。

         对于这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我接受的其实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快很多。

         令我感到讶异的是,居然没有一个人在葬礼上泣不成声——包括毛利兰。她只是沉默的站在离墓碑最近的位置,笔直的像一棵松。这让我事先准备好安慰的话显得有些许无用武之地。

         在很久以前的国文课上我们曾经聊过关于身后事如何处置的问题。那时他告诉我一切从简就好,我告诉他我实在是不喜欢土葬,烧了之后去到我们露营常去的那座山上,或者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坐新干线随便停到哪一站,洒了就行。他取笑我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会有这么…消极的想法,我白了他一眼之后继续埋头写我的习题册,然后不动声色的伸出右脚狠狠踩了他一脚。他毫无防备嗷的一声跳了起来,吸引了周遭一众目光,老师也从黑板前转过身来问他是怎么了。他挠挠头说古咩sensi我想去下厕所,小林老师挥挥手也就放他去了。他一瘸一拐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我还是没忍住笑着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的时候假装没看到一旁步美好奇而不明所以的眼神。

        那时的我就隐隐绰绰的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天。

        但我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比我先走。

        

     

        小学生的日子有些漫长而无意义,若不是工藤那个走到哪儿哪儿就会出事故的神奇体质(有时候我真的想去箱根神社求个御守给他辟辟邪),基本上每天都很完整很无聊。起初为了能早点做出APTX的解药我经常以午餐没有肉作威胁让博士帮我请假,后来博士告诉我宁愿不吃肉也不想去给老师请假因为除了实在无法面对小林老师真挚而关切的眼神之外,请假理由实在是太难编了。我看着博士大义凛然的表情以及痛苦到拧巴在一起的五官还有唇角抖动的白胡子,叹了口气放过了他,认命地从茶几上拨拉开最上面的几本Nature,从最底下抓起还没看完最新一期的Protein Expression and Purification塞到八百年都没用过的书包里,磨磨蹭蹭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博士家。走在去学校路上的时候想到以前在大学校园里为了能够多呆一会儿(哪怕只是在图书馆看看书),以百分百精力完成日常体能训练任务,打靶准到让Gin都挑眉的自己,怎么想怎么觉得恍如隔世。

后来我学会了如何在老师不发现的前提下看书玩手机甚至睡觉,有了工藤的保驾护航几乎一次都没有被发现过。不过他自己就没那么好运了,每回用手机都能被抓个正着。在某一次又被老师收了手机拎着后脖子的衣领扔到门外反省的时候,我借口要去上厕所出门找他,看见他一脸郁闷的蹲在教室外的围栏下面。

“你眼镜片有反光,”我有点幸灾乐祸,“加上镜片又大手机屏幕一亮连你和别人聊什么都能看的见。”

“怪不得,”他恍然大悟,“我说为什么每次都能被抓到。”

“这个时间找你的应该只有目暮警部了,应该是又有案件了吧?”

“嗯,说是市政厅二楼男厕发现了一具尸体,法医只能在尸检时候才能给出确切死因,但记者已经围上了但没有那么多时间了…欸,你给我手机干嘛?我身上还有一部。”

“刚才出教室前我已经给博士发了消息了,他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大概还有十分钟到校门口。手机你拿着,你总不能用柯南的号码和警视厅联系吧,”我白了他一眼,“如果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就用侦探徽章联系。”

“阿里嘎多habara,”他抢了手机就跑,“jiana!”

真是个孩子啊。我边感叹边转身从后门迅速溜回了教室。


-TBC-

【EN】Infinity


冷到北极圈的剧和冷到北冰洋的CP。


“Mr. Ross, 本季度的analysis profile已经发送到您的邮箱里了,请注意查收。”
“好的,辛苦了,告诉大家可以下班了。”
“好的先生,那我先走了。再见先生。”
一小时后,终于把手头的工作做的差不多的Nolan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欠从人体工程学椅上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着远处的车水马龙有些出神。
走廊里的大部分灯已经被关掉,只剩Nolcrop的logo还莹莹闪着蓝光。
回过神来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自己这个一发呆就没个时间的习惯真的要改改啊。笑着摇摇头后转身,准备关电脑离开。
正在关机的电脑屏幕忽然跳出了Terminal 运行程序,紧接着跳出来了几行二进制代码。
That’s impossible. Falc0n 早已被关进纽约州最严密的监狱里面,不可能有人会突破他所设下的防火墙。如果对方能够做到这一点,不仅代表着自己公司的内部网络被从人从外部入侵被窃取资料,也意味着自己的DBFirewall可能会被攻破,整个公司的核心都会被毁掉。
手上的动作早已快于思考,I will find this guy, 他一边噼里啪啦敲键盘一边恶狠狠地想,I will kick your ass and destroy you.
还没敲两行对方发过来了一条加密信息。对称加密算法?Nolan冷笑,amateur。这种瞎子也看得出来的密钥用十秒钟解密都嫌多,他一边嘲笑一边解密,然后……
<Hi Nolan. Nice to meet you.>
…What the hell? Nolan 不记得自己招惹过能够知道自己名字并且仍在监狱之外的对手。
<Who are you?>
<Shadow Walker >
他知道这个人。黑客界的顶尖高手,几年以前,将自己能够黑入任何计算机网络甚至闭路电视摄像头的shadow net的口令与代码公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居然再次出现了?
Nolan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I heard you from somebody. I wanna a talk.>
<From whom?>
<Amanda Clark.>
Nolan 突然感觉心里有些刺痛。
<Tell me when and where .>




到达餐厅的时候,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Nolan一向散漫且不准时,大概是电子从业人员的通病: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能在deadline前一小时完成的工作绝不提前到两小时,同样能多休息十分钟也绝不放过机会。
除了在面对Emily的时候。

他环顾大厅,最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抱着电脑留着长发蓄着半长不短的络腮胡的小伙子。他缓步走了过去,对方似有感应的抬起了头,取下了头戴式耳机,冲他一笑。
“Shadow Walker?”Nolan向他伸出了手。
“My name is Birkhoff . ”对方站了起来,握住了他的手。
“Nice to meet you. I forgot to say it last time.” Nolan 笑。
“That’s all right. And sorry about what I’ve done to your firewall. I knew that was the only way could make you notice my message. By the way, it cost me almost a month, you really did a good job.”
“Thank you. I’m proud of my work. And I knew you’re a legend.”
说完这句话之后两个人都有些沉默。
临近圣诞节,最近餐厅的BGM 都有些闹腾,只有这首《New Year’s Eve》听起来还稍微令人舒服一点。Nolan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不合时宜。
“I ordered something for us, hope you don’t mind it.”
“Of course not,” Nolan摇了摇头,“Ems…I mean…Amanda,how is she doing now?”
“Pretty good.” Birkhoff 替自己和Nolan 斟满了香槟,“She and her husband were planned to traverse the Pacific by ship. And I think she‘s pregnant. “
“Wow, that’s …that’s fantastic! Frankly if you told me about it three years before I may not believe it but …for good’s sake, that’s awesome !”
Birkhoff 看着眼前激动到无语伦次的Nolan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Nolan 拿起面前的香槟杯一口饮尽,深呼吸几个回合后问道:“No offense, but…could you please tell me more ,like... how did you meet each other?”
“Yep. Last month I and my wife Sonya went to Hawaii, ’cause I owned her a honey moon. And when we lied on the beach we heard a conversation from a couple near us. Their camera was flooded and the memory card was died. Sonya and I thought maybe we could help them and so we did. After we gave back the memory card.they offered us a meal to thank us. During that meal they told me about you, the most genius guy they’d ever met.” Birkhoff给两人续了杯以后继续说,“I’ve known about David Clark and his daughter before, you know,thanks to my shadow net, but I never thought that I could meet her in the flesh. She’s gorgeous and so damn hot.”
“You bet.”两人相视一笑。
“And then I wanted to see the freaking awesome guy behind her.”Birkhoff 一边切着刚端上来的牛排一边说,“I have to admit that your firewall is stable, the kind of encryption algorithm which you used was killing me—I didn’t touch keyboard for a long time before that …oh the beef is so yummy, try it.”
Nolan 点点头,从侧边切下来一小块,鲜红的肉汁顺着截面留下来——是他习惯的半熟。他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近乎全熟的牛排,并不认为Birkhoff可以通过网络知道这种不曾公开的饮食上的细节,那剩下的可能性就只有……
直到下道例汤端上来,上面少了常见的罗勒叶,他知道那种可能性 ......
是真的。 


他忽然有些难过。 


Birkhoff看着他的表情,低下头又切了一大块牛肉丢进嘴里,“You know what? I wanna share a story with you. I used to work for a woman, her name is Nikita. She is beautiful and has really strong faith with her goal. About six years ago, she and her friend, another fabulous girl, Alex, started a war against the most powerful agency named Division which is supported by the US government. Before I joined it, even I didn’t believe they could make it. Actually today I still cannot believe it—but we did it. She got a medal from CIA. She taught me how to be a strong man. It sounds familiar to you, right?”
“Just like what we did.” Nolan 轻轻摇晃手中的杯子,“To the past.”
Birkhoff 与他碰了杯,“What a coincidence.”
“In these days I offered her money and technique, got her back in our operation, conquered all kinds of obstacles,” Nolan 一边听一边点头微笑,“So did I.’
“And I loved her.”
Nolan 脸上的笑凝住了。
Birkhoff 没有停下,甚至连香槟杯都没有放下继续说,“But I didn’t tell her. She has a fiancé, Michael,and they loved each other so much even he had an extra son. I didn’t tell her about my feeling , just kept it inside my heart, until I met my girl, Sonya. She is my sunshine, I loved her, and knew Nikki will always be a part of mine, and I knew I needed to move on.” 

“When the first time Amanda talked about you and describe your story, I knew you definitely loved her. That’s why I’m here.” Birkhoff 终于抬起了头直视Nolan 浅蓝绿色的眼睛,曾经明亮而灿烂的眸子已然蓄满了泪水,“I want to tell you, you deserve a better life. You should let her go.”
对面的Nolan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喉结没有规律的上下移动,隐忍着呜咽的哭声。抓着餐巾的手因颤抖而青筋暴起,却无力抬起擦去眼角的泪水。
Birkhoff长叹一声,从裤兜里掏出纸巾递给Nolan,发现他握不住以后起身坐到了他旁边,抬着手臂帮他擦了擦眼泪,然后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一个拥抱。
Nolan 比他高很多却很单薄,肩膀也不甚宽厚,Birkhoff甚至觉得他的力气可能还不如自己这个喝红牛吃垃圾食品从来不去健身房的骨灰级技术宅。
“D…did she know?”他听见肩膀处传来瓮声瓮气的句子。
“Honestly speaking, I don’t know. Maybe she did, maybe not. 
沉默良久。
“Thank you.” Nolan 终于直起了身,“Thank you for telling me about her news, and thank you for your advice. Thank you for all the things.”
“You’re welcome.” Birkhoff也站了起来,“Hope you have a good weekend.”
“Are we friend?” Nolan 微微低头看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不少的年轻人,这是他第一次主动想和一个人交朋友,没有利益关系,也无关风月。
“Absolutely if you want,” Birkhoff 笑,“I still want to compete with you on cipher deciphering.”
“Fine.” Nolan点点头,”You know how to find me.”
“Goodbye.”
“Bye.”


Birkhoff看着远去的Nolan长叹一口气,打开了关闭已久的电脑,调出对话框。
“Mission accomplished?“
“Not exactly .”
“I hope he can move forward.”
“So do I. But I think it’s not easy.”
“Couldn’t agree more. Thank you by the way, I might still be taking drugs without your help.”
“You are welcome, Alex. There are too many people can not move on including me. “
“Yeah. People like Nikita and Amanda are doomed to be fascinated by others.”
“Who says it's not?”



Nolan 漫步在回家的路上。十二月的东北风裹挟着海盐的凛冽在里面,刮在脸上还是有些生疼。这个天只穿衬衫西装还是有些冷,他想,回去要加衣服了。
等躺倒床上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看了看,东岸时间晚上23:14.按home键回主屏幕时不小心误触到了相册,那张favorites里唯一的照片就这么毫无征兆的跳了出来。
那是一张抓拍,是当时他和Aiden觉得复仇之路离成功的终点遥遥无期的时候强拉着盯着电脑上Grayson家监控一宿没睡的Emily去阿尔卑斯山滑雪时Aiden拍的。当时他站在雪坡上嘲笑Emily不敢往下滑,气的Emily团起雪球就往他身上砸,被一旁运动细胞天生发达带着运动相机一路飞驰而下的Aiden拍了个正着。
纷纷扬扬的雪花中,Emily戴着围巾,鼻尖和耳朵都有些微微泛红而言笑晏晏,是他见过此生最美的侧颜。
这叫他如何放下啊。
“Ems…“他轻声低喃,”Good night.“ 






Fin.

Nikita X Revenge


做了一个关于Nikita和Revenge的总结。


Nikita:我有一个宏大的目标,搞垮一个庞大的跨国组织。
Emily:我也有一个宏大的目标,搞垮一个庞大的跨国公司。

Nikita:我最大的对手是一个毁了我半生的女人,她叫Amanda。
Emily:我最大的对手是一个毁了我半生的女人,她叫Victoria。

Nikita:我成功了。
Emily:我也成功了。

Nikita:我用了四季时间。
Emily:我也用了四季时间。

Nikita:我有个很棒的团队。
Emily:我也有一个很棒的团队。

Nikita:我有一个互相力挺很久的朋友,我给了她人生second chance,她叫Alex,我们一起挑起了复仇之战。
Emily:我有一个互相力挺很久的朋友,我给了她人生second chanc,她叫Amanda,我们一起挑起了复仇之战。

Nikita:我的活动资金来自一个电脑天才,他叫Birkhoff,,他喜欢叫我Nikki,是我的外挂。
Emily:我的活动资金来自一个电脑天才,他叫Nolan,他喜欢叫我Ems,是我的外挂。

Nikita:我的帮手叫Owen,我曾经救过他的命,他背叛过我。
Emily:我的帮手叫Aiden,我也曾经救过他的命,他背叛过我。

Nikita:我和我的初恋情人Michael在一起了,他是伴我一起长大的教官。
Emily:我也和我的初恋情人Jack在一起了,他是我青梅竹马的伙伴。

Nikita:我的丈夫有一个不是我生的儿子Max。
Emily:我的丈夫也有一个不是我生的儿子Carl。

Nikita:我们最后一起旅游,没再回来过。
Emily:我们最后一起旅游,也没再回来过。

#我大概看的是同一部剧#

时光

https://m.weibo.cn/2265408891/4121011382678332

又一次在刚呆里找到肖根的影子
我想我大概是不会好了😭😭

补妙女神探的时候看见了客串的豆豆
最爱的肖根和刚呆居然真的有联系
同样的演员
同样的武力型攻+技术型受
同样的兜兜转转身边始终有彼此
还有最后同样的不能相守的结局💔💔